主页 > 互联聚焦 >桃检:疑重大贪渎 杀洪仲丘灭口 >
桃检:疑重大贪渎 杀洪仲丘灭口
2020-07-18
桃检:疑重大贪渎 杀洪仲丘灭口

陆军下士洪仲丘虐死案,
桃园地检署针对「湮灭证据」介入侦办后,
一连3天至军方查扣相关证册。
灭证与杀机互为因果,
检方虽以湮灭证据案介入,
但侦查箭头直指「杀机」。
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,
全案将如滚雪球般愈滚愈大。


谁下令湮灭证据?有谁知情?桃园地检署罕见的紧急行文军方,要求查扣陆军六军团、五四二旅、二六九旅的军线电话及相关干部通联记录。检方研判灭证部分应已串供,但由内部通联记录比对再加上测谎就可以突破。

桃检的动作,就是避免当初检方侦办尹清枫命案,海军总部对内部三十万笔通联记录全部遭到覆盖,导致延误破案良机。对于测谎者的身分,桃检透露,只要和灭证及杀机有关的,都可能安排测谎,将官也不例外。

恐有唆使动作 避免尹案翻版

桃园地检署目前锁定的策略,是採用「重大贪渎」及「组织犯罪」的侦查模式,一改军检「由上而下」的办案方式,由最基层,尤其是涉嫌操练洪仲丘的戒护士陈毅勋及李念祖开始。桃检认为,如果此案为共犯结构,一定有相同的犯意及串连,尤其是「唆使」的动作最为重要。一旦发现有「唆使」或「授意」的动作,即有可能将整个轮廓拼凑出来。

由于本案涉及两个联兵旅,检方大胆假设两个单位及相关人员,曾经针对洪仲丘关禁闭有所联繫协调,联络过程之间应该会有蛛丝马迹,为了巩固证据,检方认为有必要查扣洪仲丘被关禁闭前一天(六月二十七日),到案发生后十天的六军团内所有的通联录音。

为此,桃检已经正式行文给陆军司令部,要求提供这段时间内军线电话,包括代号大汉(司令部)、龙山(六军团)、高山顶(二六九旅)及五四二旅的军线电话录音档。

检方担忧的是,过去侦办尹清枫案期间,刑事局要求海军总部提供军线电话的通联录音记录,却在第一时间遭到海军总部内不明人士将录音内容消音。军方的黑暗,让前刑事局长杨子敬曾公开痛批,「刑事局在八十三年一月一日第十四次专案小组会议中,要求海军总部提供所有的军线电话录音档案,但是一直到我调离刑事局,海军总部都拒绝提供。」

军线电话总机 保存录音证据

据了解,军方内部的军线电话总机(数位电子交换机),具有详细的通话记录器,可以保存通话种类、受话号码时间、受话日期时间、分机应答时间、通话联结时间等,而且可以保留录音档案一个月,至少上百万笔纪录。

有鉴于尹清枫案的受挫经验,加上洪案发生至今已接近一个月,桃检惟恐再度发生遭到消磁及拒绝提供的状况,导致严重延误侦办进度,特别加快脚步行文军方,要求保存录音证据。洪仲丘案发生至今,对于七月一日下午两点至三点二十分,禁闭室关键的八十分钟影像消失,军方对外的说法愈说愈模糊,但是在桃园地检署加入侦办后,却愈办愈明朗。

经过检调合作,以「真人真机」反覆进行各种状况模拟之后,几乎确定画面消失的原因是「拔掉三支镜头的三条讯号线」。检调发现,禁闭区黑掉的三支监视器,位置分布在安全士官、操场及禁闭室,此为涉案人进入悔过室的必经之路。检方持有的八十分钟黑画面,「从扭曲、模糊,最后消失」,明显是人为操作。检方待鉴定报告出炉后,将逐步揪幕后藏镜人。

军方内部私下指出,还有一个重点很容易就可查出端倪,就是战情室内也设有监视镜头,专门摄录所有的监视器画面,检方若仔细一点,可以比对禁闭室内的三支镜头分割画面开始黑掉的瞬间、过程中及恢复画面后,战情室内的禁闭室画面是否也黑掉,这时战情中心内的人在做什幺动作,就知道癥结点在何处。

调阅手机通联 层级高达将级

除了军线电话外,手机通联也是清查重点。检方目前也调阅五四二旅及二六九旅,所有接触过洪仲丘案件相关人员的手机通联,层级高达将级人员。当天执勤的安全士官,负责监视器操作、维修的士官兵要查,以及战情室内所有的执勤军士官,检方将全面比对从六月二十八日洪仲丘进入禁闭室后,到相关军士官收押前的所有通联。

检方的目的,在清查这段期间内,涉案人员是否有异常且频繁的相互联繫,更精确地确认是否在关键时间内,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三日间,五四二旅的军士官,是否有和二六九的军士官相互联繫,联繫的内容是否「授意」加强操练洪仲丘。

另外,检方也怀疑,七月一日下午两点,禁闭室内关键的三支镜头,开始出现长达八十分钟画面突然变黑时,如果是人为因素造成,禁闭室和战情中心之间,必定会有「通知」或是「示意」行为,才能适时的协助操
作,因此七月一日下午,这两个处所内的人员更是清查的重点。

检方也依据黑画面前的正常录影画面,掌握谁曾出现在禁闭室及监视器机房周边,目前还在进行勘验和比对工作,将在过滤资料后,再传军方人员调查。若讯号线遭拔除或是画面遭删除,一定会留下生物迹证,检方目前採取地毯式清查动作,包括协请鉴识人员,採集监视器、线路、主机上的指纹。採证后,将协请刑事局进行指纹比对,并进行排除动作,确认有哪些人接触过摄影设备,再进行传唤。

有人拔除电源 机件故障离奇

检方更怀疑,除了有人拔除讯号线外,最有可能的是不排除有人拔除镜头的电源,才会导致镜头失效,主机还继续录影,时间序列持续跑的状况。因此,检方将扩大清查洪案事发前后十天的录影带,如果前后段都正常,只有这八十分钟变黑,显示一定有人动手脚,否则只能说「机件故障」的可能性较高,只是巧合性未免太高。

专案人员还发现一重大线索,战情中心所看见的十六格分割画面,看似「有影无声」,但单独播放其中一个画面,可以收录到周边的声音。也就是说,关键的三个黑画面镜头虽然未能复原成功,无影也无声,但同时间比对其他十三个有画面的监视器「以声找人」,再比对通联记录,就可掌握关键人物。

检方希望透过录影画面,清查并掌握有哪些人士曾出现在禁闭区、监视器机房以及战情室内,勘验和比对工作完成,巩固证据后,将依照勘验所得结果,一一传唤相关军方人员问讯。「什幺人在此时间进出禁闭区,皆可能是涉案人。」桃检研判,谁要进来修理洪仲丘,守在第一关的安全士官不可能不知情。接下来,机房是谁拔掉三条讯号线,以避免录到不能曝光的画面,战情室是不知情?还是习以为常?有没有遮掩犯行亦或串证?现在只等鉴定报告结果。

洪案发生至今,洪家家属所要求的真相被军方说得愈来愈不明,引发洪仲丘姊姊洪慈庸当场对着马英九总统痛批「我们已经由理性转为愤怒」。洪家会发怒不是没有原因,因案发时间愈久,证据就愈难保全,真相也就愈离愈远。

专案小组接手 军中官威不再

家属担忧军中官官相护,重视阶级及期别的文化,让军检根本毫无侦办能力,甚至会私下被「污掉」,因此家属在案发第二天后,就强烈的要求第三方公正势力介入,希望地检署侦办,就是担忧本案像尹清枫案一样石沉大海。

尹清枫案发生当初,负责讯问包括郭力恆、刘枢等关键证人的均是年轻军法官,期别远低于各涉案关係人。当时军中伦理关係比起现在严谨,郭力恆等人面对年轻小老弟,全部採取不理不睬的态度,军检也碍于学长关
係,根本不敢强制讯问,导致军检陷入泥沼当中。

当时军方办案处处受到黑手介入,刑事局及地检署也是在社会期望下介入,由刑事局组成专案小组接手后,郭力恆等人在军中藉学长及阶级耍官威的招数完全不管用。刑事局干员在侦讯当下,就将这票军人身上的阶级拔掉,同时铐上手铐脚镣侦讯,当场彻底磨掉他们的官僚气,问讯时涉案相关人果然都乖乖回答,让侦讯过程相当顺利。

令人忧心的是,桃检在洪案事发将近十八天后才介入侦办,这些共犯结构内的军士官可能会进行串证,检方除了必要的查扣证物外,目前也开始着手进行测谎的準备工作,并协请刑事局鉴识中心协助测谎。